使徒行傳 (朱伯勝先生)

讀經:8:26-40
26 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:「起來!向南走,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。」那路是曠野。 27 腓利就起身去了,不料,有一個衣索匹亞(就是古實,見以賽亞十八章一節)人,是個有大權的太監,在衣索匹亞女王甘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,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。 28 現在回來,在車上坐著,念先知以賽亞的書。 29 聖靈對腓利說:「你去!貼近那車走。」 30 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裏,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,便問他說:「你所念的,你明白嗎?」 31 他說:「沒有人指教我,怎能明白呢?」於是請腓利上車,與他同坐。 32 他所念的那段經,說:他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,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;他也是這樣不開口。 33 他卑微的時候,人不按公義審判他(原文是他的審判被奪去);誰能述說他的世代?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奪去。 34 太監對腓利說:「請問,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?是指著自己呢?是指著別人呢?」 35 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,對他傳講耶穌。 36 二人正往前走,到了有水的地方,太監說:「看哪,這裏有水,我受洗有甚麼妨礙呢?」(有古卷加: 37 腓利說:「你若是一心相信,就可以。」他回答說:「我信耶穌基督是 神的兒子。」) 38 於是吩咐車站住,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裏去,腓利就給他施洗。 39 從水裏上來,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,太監也不再見他了,就歡歡喜喜地走路。 40 後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,在各城宣傳福音,直到凱撒利亞。

分享:
傳福音——是沒有地域的限制(曠野、亞鎖、凱撒利亞);是沒用限定是同族的人(衣索匹亞即古實);而對象未必一定貧窮人(有大權的太監,在衣索匹亞女王甘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)。
真敬拜——不只是上教會那刻(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),更是之後其餘時間的表現(現在回來,在車上坐著,念先知以賽亞的書。)
真追求——謙卑是必須的心態(沒有人指教我,怎能明白呢?),求問是必然的表現(請問,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?是指著自己呢?是指著別人呢?)。
真門徒——是聽從自主的吩咐,聖靈的帶領(腓利起身往曠野,去貼近太監的車)。是聽道而即行道(太監聽完了腓利所傳講的,到了有水的地方,就說:「看哪,這裏有水,我受洗有甚麼妨礙呢?」)

禱告:
親愛的主,願你使我更明白福音的奧秘,是何等的超越與奇妙,叫我越思想越寶貴所得著的救恩!又加添我渴慕追求真理的心,能以謙卑的心去讀你的話。又求主陶造我的生命,常常順服聖靈的帶領,成為一個聽道行道的真門徒。
牧者信箱